您在這裡

觀眾讚嘆的眼神,是故事傳遞者最棒的回饋

文/黃瓊頤(2018年信楽吹來的風展在高雄導覽志工、壽山國中資源班老師)
   
    一切就從我一開始就想奪門而出那時說起吧!

    那天的高雄下著滂沱大雨,從鳳山開到楠梓的路上時,腦中不時浮現報名名單內只有小貓幾隻的畫面,我心想我去對地方了嗎?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場子?為何不是特教老師們所熱衷報名的研習?

    暫時壓抑住了心中的疑問,打開會場大門,看到全場幾十人的陣仗著實驚訝了一下,裡面看起來很多社會團體,這時問號又更大了?這是一個什樣的場子?為何都不是我熟悉的同溫層?

    直到瑪莉老師一上台,我就更加確定我要奪門而出了,哈。我想,這麼專業又具挑戰性的工作,我勝任不來吧。瑪莉老師的專業知識與風采如此之高,這樣的導覽工作如何是我能勝任的。等待中場休息準備落跑的同時,聽著瑪莉老師說著作品的故事,以及作品的照片,雙臀與椅子似乎越黏越緊,唯一離開座位的時候是為了想靠近螢幕看得更清楚。心和身體就這樣留了下來,直到現在。
林瑪莉老師介紹作品
照片:林瑪莉老師擔任信楽吹來的風展導覽志工多年,分享導覽經驗以及導覽過程中的所見所得,投影圖片為2011年於台北市士林公民會館的首展現場,作品為大江正章創作的青蛙。

    在瑪莉老師的介紹下,我記得當時看到大江正章的陶土作品「青蛙」,內心充滿了激動,這不就是我們在日本旅行時神社裡隨處可見的可愛雕像嗎?那粗糙的表面、圓潤的樣貌、古樸的神態,正是充滿了人味的雙手捏製而成的,是那些工廠製造精美又鮮豔的陶器遠無法相比的。原來,我正欣賞的是這樣充滿感情與熱情創作出來的藝術啊!而大江先生此次來台展出的動物園,有數十隻這樣充滿樸拙童趣的動物們一起在他手繪的紙上動物園跳躍著呢!是不是很令人期待呀!!
京都動物園-大江正章
照片:京都動物園/大江正章(日本社會福祉法人信楽會信楽青年寮)

    看著一件件的作品,聽著一則則故事,這些作品與作者彷彿親臨現場般活靈活現,透過瑪莉老師,透過智總公關筱婷,透過她們發亮的雙眼,我也一同感染了那些饒富趣味的故事。印象深刻的是,筱婷指著一張作品照片,是楊偉仁的雕塑「牛」,當大家還在猜想創作理由時,筱婷說,「因為阿偉的爸爸屬牛。」這句話簡潔有力的打進我心裡,我們的作者,我們的藝術家,只要是他深愛的人相關的事,都會深深烙印在他腦海裡成為靈感來源,就是如此簡單的理由,就像愛,無須多言。
牛-楊偉仁
照片:牛/楊偉仁(台灣)

    我想,此次的導覽工作,我的首要任務就是將這一則則動人、趣味的故事,傳達給前來觀賞的民眾,如此一來,我離不開了。

    開幕茶會那天,不諳行情的我沒想到場子如此盛大又熱鬧,來了好多有頭有臉的長官,但我的雙眼一直緊盯著那些藝術家們,期待將作品與作者做一個更深的連結,聽了那麼多故事,總想見見本尊啊!


照片左起:日本信楽會青年寮-作者川越壯真、導覽志工黃瓊頤(本文作者)、日本信楽會青年寮作者-酒井清、台灣樂山教養院-作者平平

    出來介紹的藝術家們,帶著害羞、生澀,努力地將字句傳達給觀眾們,也許只有短短幾個字,也許只有微笑,但就像許久未見的老朋友一樣既熟悉又親切。川越壯真本人就如同作品「在這世界裡」一樣可愛,用著身邊俯拾即是的瓦楞箱剪成一個個不規則的形狀,畫上如插畫般的國旗、傳統衣飾,我們還發現,日本和台灣的國旗是最突出最靠近的,彷彿象徵此次交流彼此友好的情誼呢!

在這個世界裡/川越壯真
照片:在這個世界裡/川越壯真(日本社會福祉法人信楽會信楽青年寮)

    高雄市立楠梓特殊學校葉世原老師帶著林淙淇來到台前,害羞靦腆的他一直傻笑著,他一身便裝不管去到哪都背個側背包帶個鴨舌帽,就像隨時都要參加遶境進香一樣,可以想見廟會活動便是他生活重心所在,而這也表現在他的作品「五府千歲」中,五位神尊依據排行列出,背後還有寫下誕辰,既完整又考究,當然還有不能缺少的牲禮,這一系列草根又接地氣的創作,也是後來民眾們欣賞地津津有味討論度極高的作品。

林漴淇
照片:五府千歲作者-林漴淇(左)、高雄市立楠梓特殊學校-葉世原老師(右)
五府千歲
照片:五府千歲/林漴淇(台灣/高雄市立楠梓特殊學校)

     展出中來欣賞的民眾有好幾位令我留下深刻印象,雖然身為導覽人員,但我發現在參觀者身上,我得到的並不亞於他們。

     一位文化中心的志工告訴我,她在這裡擔任志工的這幾年看過各式各樣的創作也不算少,但這些心智障礙者的作品令她好驚艷,尤其是黃啟禎的作品,那細膩的線條與具想像力的故事,彷彿可以讓人看透他內心世界一樣,如此充滿原創性與震撼力。
黃啟禎作品
照片:全世界美女的想像/黃啟禎(台灣/高雄市立楠梓特殊學校)

陳雲松作品
照片:兔子、鴨、象/陳雲松(台灣/高雄市私立樂仁啟智中心)

     我遇到一位帶著單眼相機的警察大哥,他業餘時喜歡看展覽拍攝照片,除了對作品的驚嘆,他很認真的問工作人員,能不能購買陳雲松的作品,那如繪本般純樸可愛的動物們,讓他很想收藏,當然不只有他,好多人都反應這些作品能否購買,或做成周邊商品讓大家能當紀念。

     有三個幼稚園的小兄弟,由阿姨帶著來觀賞作品,他們蹦蹦跳跳興高彩烈地聽著導覽,回家後興奮的仿造藤野公一的技法,畫了黑貓和魚,還把照片傳給工作人員,並且又拉著當天沒來要念小學的姊姊,親自為姊姊導覽解說,也參加捏陶工作坊,捏了隻貓,可以想見他們對展覽的喜愛。

吳道遠
照片:正中央為藤野公一的作品-貓,前方擺著俏皮姿勢的人物是美善基金會執行長-吳道遠神父,美善基金會也是這次的參展單位之一。

     一對中年夫妻推著坐輪椅的老爸爸靜靜觀賞展覽,那時我有點不好意思的湊過去向他們解說,他們聽完一幅後,接著女兒(或媳婦)則對著老爸爸用台語再解釋一次,當下我決定立刻轉換語言,用著爺爺熟悉的語言向他介紹作品,於是我看到老爺爺露出了笑容,拉近創作者與觀眾的距離是我重要的目標。

     有位也在習畫患有癲癇的女孩,在欣賞畫作的同時,似乎也得到了些啟發,原來畫畫不是多麼困難的事,原來畫畫不一定要有多高的技法,只要誠實的、全力的表現在畫布上或創作上,必然可以得到共鳴,得到讚賞。

    「信楽吹來的風」首度吹到高雄,雖然展出期間歷經了高雄嚴重的豪大雨及水災,但沒有澆熄南部人的熱情,因為這些創作都是作者日常中最直接的情感以及生活經驗,如此貼近我們每一個人,也因此受到民眾的喜愛。看到觀眾會心一笑和讚嘆的眼神,是身為故事傳遞者的導覽人員,最好的回饋。畢卡索說:「我曾經像拉斐爾那樣作畫,但是我卻花費了終身的時間,去學習像孩子那樣畫畫」。我們可以很驕傲,信楽吹來的這陣風,正是畢卡索終其一生所追求的境界,那樣純真,那樣質樸。

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