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我們不是社會上的問題人物,請給我們機會成為社區的一份子


智能障礙者在鑑定上有障礙程度的差異,在鑑定的障礙程度外,需要靠大量的生活經驗、社會教育、環境適應來累積解決問題的能力。
因此,更重要的是,如何看待障礙者這個「人」,如何陪伴、提供適切的機會,讓障礙者與一般人一樣,在這個社會上,活出自己,成為社會的一份子。
智障者家長總會從民國97年(2008)開始,推廣「自我倡導計畫」,支持智能障礙者學習、理解、發表自己的心聲。
民國106年(2017),智總與一群智能障礙青年組了一個讀書會,研讀「國際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歷時一年,逐條討論,終於完成「國際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繁體中文易讀版」。
對於自己的權益、社會上正在發生的事件,青年們更有想法了。
看到「喜憨兒小型作業所」的事件,青年們努力的理解事情現況,並且表達他們的想法與看見。

請給我們機會
文/曾昱誠

知道即使有CRPD這條保障身障者權利法律的存在,但我感覺大部分的人仍然不能接受程度輕微的智青們當鄰居,這點讓我很難過,因為能獨立出來住的智青都是程度輕微、生活能自理、經過協會的協助能夠自己照顧自己的智青,他們不太會麻煩到大家。

當我們在外居住有困難時,協會也會適時的給予我們協助,雖然一部分的人認為我們跟正常人沒甚麼兩樣,一樣能跟別人互動、能煮飯、做家事、自己洗澡,自己搬出來住是沒問題的。

但我們能搬出來、自己獨立居住這件事對我們來說是需要有勇氣和被鼓勵的,因為獨立居住需要學習很多東西,需要大家互助合作和幫忙,所以希望大眾不要排斥我們,給我們一個機會學習獨立居住,我們一定不會造成大眾困擾的!

 
讓我們成為社區的一份子
文/施淳仁

我看到了這則新聞報導,讓我感覺到我們的社會還是對身障者不太能完全的包容,尤其是奧斯町大廈管委會,竟然以這個機構不適合為由,拒絕喜憨兒小作所進駐該大樓,而且社會局也很用心地召開說明會,邀請大樓管委會和所有的居民參加,但大樓管委會和居民卻為了表達反對立場,不願意參加,讓想要表達的心聲無法被聽到,也讓居民因為不了解,一再的拒絕和反對,這樣對身障者歧視的做法,讓我無法接受,相信看在身障者家屬的眼裡一定很心痛也很難過。

但是,我們身障者不是一定就要被人照顧,我們可以去學習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也有能力去工作賺錢,也能夠在社會上自立生活,不去造成他人的困擾,所以希望社會大眾,給予我們機會,不要用歧視和異樣的眼光來看待我們,去多了解、用心去接納,不要拒絕我們,讓我們能成為社區的一份子。


我們不是社會上的問題人物
文/江雅雯

聽到喜憨兒小作所被社區拒絕,我的看法:

他們只需要一個地方工作應該也不會影響別人吧~有時候社會大眾應該也需要去和喜憨兒朋友互動之後會更了解及認識他們~不管是喜憨兒或是其他身心障礙被排擠,都讓人難過!

雖然我們是身障者但是我們努力工作、努力生活我們也需要被尊重,我們不是社會上的問題人物。

希望大家試著去認識很多不同種類的身障朋友,或許你這樣會改變你對於身障朋友的認識。


智總的自立生活計畫有什麼內容?點這裡

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