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天賜麟兒 一個父親的驕傲

看著他真誠的笑臉,感受他熱情的握手,眼裏的世界只有善沒有惡,父、母以他為榮,人生真是美好

                                         ~~~~~~令人羡慕的唐氏兒 楊偉仁~~~~~~~

 

一個孩子,從小(5、6歲)看見阿嬤立刻起身讓位,甚至會把堂弟推開,要他讓給阿嬤坐。

吃完喜宴會要求包兩份帶回去,給阿嬤、阿姑吃。

現在阿嬤84歲了,他每天下班一進門(通常阿嬤都會坐客廳等他),先叫「阿嬤!」若沒見到人立刻很緊張地跑進房間,摸摸阿嬤頭,看有沒有發燒,阿嬤如果說「沒啦,愛睏啦!」他這才放下心。若有狀況,立刻向父母報告「阿嬤生病了!」當然,拿葯、拿開水更不用交待,把阿嬤服侍得妥妥貼貼。

和父親一起去公開場合應酬或做客,會代父拒酒,說「不可以喝,會傷身體。」

爸爸有時因事斥責哥哥,兩人起爭執,他還會出面勸架,打圓場說「好了啦,別再說了。」

看爸爸心情不好,就會勸他「看開些,煞煞去!」

要和同事吃飯,一定會先打電話回來報備。每到月底,銀行較忙,會交待家裏(尤其是阿嬤)說「銀行會給飯吃,不必等。」

他的貼心可以說是無微不至,連小細節都注意到;比如媽媽生病打針回來,他只要看到手上貼膠布,就主動說「今天妳不要洗碗,我來洗,妳去休息。」

最令爸爸感動的是;大約3、4 年前,有一天早上,要上班時,爸爸看他哭得很傷心,嚇了一大跳,問他什麼事哭?他答:「阿母會給人家押起來。」原來他看到法院來的信,上面有母親的名字,以為媽媽會被抓。爸爸一聽趕快安慰他「那個不是要抓阿母啦,不要緊張,不是阿母的事,是別人有事,找老母去說明而已啦。」

能夠養一個這麼孝順、貼心的孩子,相信是每個為人父母最大的安慰。而楊憲忠、林玉燕這對幸運的父母更是充滿感謝、感恩;因為這個兒子---楊偉仁出生時被醫生宣布是蒙古症(以當時的資訊就等於白痴)誰也沒想到30年後,他會是父母最大的驕傲,人生因他而多彩。

靠信念教養孩子

現在回頭看,楊爸慶幸自己沒有浪費時間去怨天尤人。他看了許多書,確定唐氏症沒有葯可以治,但可訓練。「那就訓練呀!」他很堅定地告訴楊媽,可是如何訓練卻一無所知。直到民國72年「劉氏兒童發展研究室」到台中設立分部,偉仁馬上報名接受訓練,當時已滿六歲,經過約兩年訓練,生活自理能力有七成左右。不過自偉仁四歲半學會走路後,他有空就帶孩子到各處旅遊,尤其喜歡帶他參加親戚朋友的喜慶宴會,主要想讓他多與家人以外的人、地、物接觸,透過直接經驗,學習待人接物的禮節。就這樣奠定了偉仁以後在「功能性」學習的基礎。

下個階段,他開始接受特殊教育,從幼稚園到國小啟智班,媽媽為了讓他做智能啟發、感覺統合訓練,堅持每周兩天到台中接受「劉氏」訓練;當時她在溪湖農會上班,遇到要到台中上課的日子,媽媽就要在下午三點半左右趕回彰化,到幼稚園帶偉仁到台中,趕上晚上六點到八點的訓練課程,回到和美的家已是深夜十點,第二天又要早起上班、上學,風雨無阻。這過程的辛苦真是難以形容,有的母親因孩子進步緩慢、長途跋涉、經濟問題、時間關係,,不得不中途放棄對孩子的訓練。相較之下,偉仁有一位不計一切付出的媽媽實在是太幸福了。而這也是今天楊爸、楊媽能夠「以子為榮」很重要的契機。

他們對偉仁的生活訓練是從小就開始; 即使飯會吃得滿桌滿地,還是堅持讓他自己吃,而且吃完要求他自己收拾,這樣的習慣到了幼稚園就讓人刮目相看;吃午餐時,正常孩子吃飽就跑去玩,偉仁卻會幫忙歐巴桑收拾碗筷、擦餐桌,可想而知,歐巴桑會有多麼喜歡他。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會教育就是一週兩次到台中上課,由於時間緊迫,晚餐只能以簡單的速食或西點、果汁在車上充飢。每次購買晚餐,媽媽都讓他自己做主學習(這時他的語言能力只有單字比如台中就說”阿中”吃飯叫”阿飯”坐車叫”阿車”….),當時台中火車站前中正路上的食品行(新東陽、義美、福客多…)櫃檯小姐大都認識他,他也很有自信心地說他們都是他的朋友,值得一提的是台中民族路寶泉食品行的老奶奶每次看到偉仁去買西點都示意不要收錢,但他都說不可以,因為「買東西一定要付錢。」後來老奶奶常多加一點東西給他,這段過程雖然辛苦卻讓偉仁對獨立有很大的自信心。

另一件重要的事是學會搭車。上國中之前,爸爸就請「劉氏」的老師訓練他自己搭車。老師先陪他從機構搭公車(投硬幣八塊;他自己設定把一元叫黑的、五塊叫小的、十元是大的)到干城車站,然後再轉搭聯營到西湖找爸、媽(當時他們都在此上班)一段時間後,等他熟練了,就放手讓他自己上車,然後騎摩托車追到干城站,看他會不會自己換車,就這樣他開始獨立搭車上、下學了。

有一次出狀況,把父、母給嚇壞了。那天,都六點多了,還不見阿偉,趕快打電話去干城車站,賣票小姐都認識他,馬上告訴爸爸「放心,剛剛上車了。」原來平常下課早,人少,坐車很輕鬆,那天因彈性放假,人太多,他不敢跟人家擠,所以很晚才搭上車。

賣票小姐之所以跟他這麼熟,也是因為他對人的禮數真是週到;媽媽出國他會交待媽媽要買三支口紅,送給站務賣票小姐,媽媽陪他一起去送,小姐們起先一直不收,媽媽告訴她們「一定要收,這是他的心意。」也因此小姐對他都很好。有一次票價漲了,他仍拿原來的錢,站務還是給他票,然後寫一張紙條讓他帶回家告訴父母。

本來他的語言能力也是爸爸很擔心的事,因為他一直停留在單音階段。幸好高二時,遇到一位由日本回來的語言訓練師,才突破困境,以後漸漸可與人溝通了, 進入銀行後,更進步(家人、親友、同事都沒問題)。爸爸還特別交待同事不要幫他打,漸漸他就學會自己打。               

順遂的職場生涯

有了這些功能性的學習基礎,才使他對自己更有信心,讓他在高職部畢業後,能夠馬上融入社會,到銀行上班(義工)和一般人一樣自信自立的生活。已經八年了,他在同一個銀行(彰銀鹿港分行)工作,每天8:20上班,12點和大家一起吃飯。有自己的位子,穿白襯衫、西褲、打領帶、黑皮鞋,可以完全獨立工作;包括整理明細分類、連續報表撕開蓋章、對帳折摺裝釘交寄發人員。當然人際特佳的他還是行裏的公關高手,許多老客戶一進來就找他握手,他也會熱誠地端上茶水。爸爸滿心驕傲地說「他人際關係比我還好呀!」

說到他的人緣之好,媽媽說讀書時,有一次陪他去學校,一進校門,全部同學都叫”楊偉仁”,還七手八腳搶著幫他拿書包、水壺,媽媽看了都傻眼,比校長、主任還紅呢!老師就開玩笑說;「我們手上拿一堆東西都沒人理,楊偉仁一來,大家搶著幫他拿。」其實人緣好並非憑空得來,這孩子從小就很有愛心;小學時,知道某同學家貧,校外教學時會要媽媽多買東西給他帶去,媽媽就買很多蛋糕、果汁讓他帶去分給他們吃,甚至開運動會時還會交待爸爸,一定要準備紀念品,給大家加油打氣

出社會後他還是保持這種對人的熱誠,比如工友請假,他會主動代理,擦櫃檯、打掃、洗杯子,做得非常好。更難能可貴的是;偶而董事長、總經理來巡視分行時,有些小職員會因為怕正面和大老闆踫面而躲起來,但阿偉完全不會,不但不躲還主動上前打招呼,完全不會自卑,上司反而很贊賞,私下向父說:「你這孩子真的很好。」爸爸聽了感到非常安慰。

最讓爸、媽欣慰的是這孩子個性很好,無論對上、對下,從來不會故意奉承阿諛或看不起較低下的人,而且還很樂觀;有人說他什麼,受了委屈,眼淚掉掉就過去,問他「誰欺負你?」他立刻說「沒有啦!..我沒有」有時看他哭,安慰他兩句立刻高興起來說「沒有了,好了啦,沒關係。」他對生活禮節很細膩;出國會買紀念品送家人,還會因出國請假,事情讓同事代理,回國會買肉包、點心請同事以表示謝意。颱風天還會打電話去淹水地區關心同事家的災情。

不輸常人的自主性

雖然個性溫和,但自主性卻超強,比如他的名字叫「楊偉仁」本來大家叫他「阿仁」,但他就是不喜歡,自我介紹都說「我叫阿偉」,後來,大家只好叫他「阿偉」。(如果有人還叫阿仁他會當場糾正我不叫阿仁,我叫阿偉)

長大後,更是獨立、自主;有事都自己解決,真的沒辦法才會找爸爸。比如上、下班交通問題;爸爸從銀行退休後,不能接送他,他就自己安排,找順路的同事搭便車,平常都搭小方(化名)車,小方有時要出差或請假會告訴他「阿偉,我明天不能接你哦!」他就會找另一個同事小王(化名)告訴他「小方明天不能接我,我搭你車。」小王就會繞一下路去接他。)第二天早上,他還會打電話提醒小王「今天你要來接我哦!」這些他都自己安排,事後會向父親報告,若前面兩人都有事,才會找爸爸幫忙。

買衣服也很有主見,喜歡的才要,不喜歡就不要,若要的款式缺貨,還會要求小姐調給他。不止如此,他連父母的外表都會給意見; 爸爸試衣服若肚子會凸出來,他就說「這件不好。」媽媽剪(燙)頭髮,他會說「嗯!剪(燙)得好,下次再找他。」有時要出門了,媽媽忙亂中隨便穿了就走,他馬上說「這件太醜,不要穿,去換。」若時間許可,媽媽會順他意說「好啦,老母去換,叫爸車不可以開走哦!」他就會很高興。萬一時間緊迫,媽媽就會說「沒時間換了,老母醜沒關係啦,人家笑我又不是笑你。」還好,個性溫和的他也能接受。

最能顯現他自主能力的是二十歲生日宴會。大概覺得二十歲算是大人了,應該要大肆慶祝一番,於是自己安排;首先,發調查表給同事,結果包括經理、協理…有二十多人參加,接著要父親陪他找餐廳訂房間(台塑牛排一客600塊)還要求餐廳在房門上貼「楊偉仁生日」紅紙條。  他對禮節儀式自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同事一見面就拿禮物給他,他說「不可以。」等吃完飯才肯接受禮物。所有細節安排得妥妥貼貼,完全不需爸、媽操心,比許多正常人還設想週到呢!

 

「生活」不只有品味,還很多元

爸爸說他的生活很跟得上時代,興趣很廣,除了和堂弟玩電玩以外還喜歡唱歌(自己選購許多張學友、劉德華、黎明等歌手的CD和DVD)還有攝影,二十歲就有自己專屬的相機;除了參加婚禮喜慶時幫同事拍照,國內外旅遊更是他大展身手的好機會,留下許多很好的作品。最厲害的是還自己摸索學會修理電器,不管是搖控器、相機或DVD,他不但保護得很好,有問題就自己修理,好了才告訴爸爸。

平日還關心社會上人權的問題,看到電視或報紙上虐待兒童消息(有人把小孩用鐵鍊拷起來)會剪報給爸爸看說:「怎麼可以那樣,會被抓去關。」還要爸爸去了解、去抗議。

可能是因為有一個從政的堂叔--楊憲宏,他從小對政治非常熱心,選舉時常替人站台,也許真的是福星,每次他去站台的人都會當選,有一次他站了三個台,結果三人都當選。有位謝議員,因為曾到楊爸(當時他是彰化智協會理事長)辦的露營活動表示關心並和阿偉合照,選舉時將合照放大擺在競選總部,表示關心弱勢,形象很好,也因此和阿偉變成好朋友,還親自在名片上簽名給他,要他有事可以拿名片找他。所以,謝議員理所當然是他的偶像,後來謝競選立委失敗,阿偉還傷心的哭了。

有趣的是,每到選舉日他就很興奮,通常家人都會配票,但有時他會跑票,比如講好選2號,但選完回來,媽媽問他「選誰?」如果不答(畢竟還是老實人)媽媽就知道「阿偉跑票了!」

 

家中開心果

爸爸說「沒有阿偉,我們家一定會少了許多笑聲。」媽媽生氣時,他會自編幽默逗媽媽笑”小姐,水哦~~笑一個嘛!”媽媽看他有趣的臉,什麼氣都跑掉了。有時,要求買什麼東西,媽媽故意說「不買給你。」這時他會故作油腔滑調說「哎喲,我最愛妳了。」媽媽就說「少來了,別說那些,沒用啦!」他就會故意撞母一下說「好啦!買啦!」逗得媽媽不得不買給他。當然,有時也會不小心說話惹惱媽媽,一看媽媽真生氣了,他會馬上說「對不起,開玩笑的啦!」

他還很會精打細算,買東西會要小姐「算便宜一點」(從小買東西就會要發票、要對獎),如果聽到「換季打折」就說「好,買」。有時爸爸看上當季衣服較貴,他會勸爸爸「換季再來買。」即使爸爸為省事說「難得出來了,就一起買嘛!」他還是會勸父「不要買。」非常盡責的「經濟部長」。

爸爸看他如此節制,就辦了一張10000塊額度的信用卡給他。他不會亂刷,一定先打招呼,爸爸說「可以」才去刷。爸爸為了讓他多些練習機會,特別情商;當他和同事出去吃飯時,刷他的卡,回去後,再把錢存入他的戶頭。有時大夥故意逗他「阿偉,今天你請客哦!」他會爽快說「好,爸爸出錢。」還真是精明呢!逗得大夥哈哈大笑。

最得意的是;有一次陪媽媽去服飾店買衣服,老闆娘剛好看過他和總統照相,很以他為榮,特別給他打折,他高興得不得了,媽媽當然也是與有榮焉囉!

最妙的是,他還會因為看了電視劇裏的外遇情節,勸媽媽去染頭髮「不然老了、醜了,阿爸不要妳,要去換某,妳怎麼辦?」看媽媽不當一回事,他大概真的很害怕會有那一天,不時在媽媽耳邊嘮叨。後來,媽媽被他說煩了,跑去向阿姨告狀,被訓斥「不可以這樣說媽媽。」之後才不再提起此事。

 神呀!感謝您的恩典

不管是爸爸或媽媽,談到這個孩子都是贊美。他們是基督徒,滿心感謝神賜給他們這麼好的兒子。媽媽更是「以子為貴」她說本來在農會裏要爭組長位子的人很多,她自己只有初中學歷,根本不可能出線,沒想到理事長和總幹事力挺,說「她可以把一個智障孩子帶成今天這樣,可以走出社會,那她一定也可以帶領我們農會走出來。」就這樣破格升她為組長。 「沒有阿偉,我是萬萬不可能有今天的。」爸爸更是感觸良多地說「所有的辛勞早都遺忘了,現在只覺得有他真好!

 

本文摘錄自「陪你一起慢慢走」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