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與世界接軌—出席第21屆亞洲智能障礙聯盟大會

文–高雅郁(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社工專員)

  亞洲智能障礙聯盟(The Asian Federation on Mental Retardation, AFMR) 於1973年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籌備成立,原名為「The Asian Federation for the Mentally Retarded」;同年度於該地舉行第一屆大會,其後每兩年舉行一次亞洲智能障礙聯盟會議。第15屆大會時,順應國際潮流及尊重智能障礙者,更名為「The Asian Federation on Mental Retardation」,調整對智能障礙者之態度。在第18屆會議時,為更真切反映智能障礙的實況,決議再度將名稱改為「The Asian Federation on Intellectual Disability」(簡稱AFID),沿用至今。自成立以來,歷屆會議主辦國家包括:菲律賓(1st, 1973年)、日本(2nd, 1975年)、印度(3rd, 1977年)、馬來西亞(4th, 1979年)、香港(5th, 1981年)、印尼(6th, 1983年)、台灣(7th, 1985年)、新加坡(8th, 1987年)、泰國(9th, 1989年)、巴基斯坦(10th, 1991年)、韓國(11th, 1993年)、斯里蘭卡(12th, 1995年)、孟加拉(13th, 1997年)、尼泊爾(14th, 1999年)、菲律賓(15th, 2001年)、日本(16th,2003年)、印尼(17th,2005年)、台灣(18th,2007年)、新加坡(19th,2009年)、韓國(20th,2011年),即至2013年度為第21屆,於印度首都新德里(New Delhi)召開(會議日期為10月7至11日,會議地點於India Habitat Centre)。

  自從智總於1992年創會以來,不斷地與國際進行交流,將國外成功的經驗及值得借鏡的政策與相關服務措施引進國內,同時也瞭解到參與國際社會的重要性,因此積極希望能以中華民國/台灣的名義參與國際性組織及相關會議。2004年順利以「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之名義參與亞洲智能不足聯盟,並於2005年組團參加於印尼日惹市(Yogyakarta)舉行的第17屆亞洲智能不足聯盟會議,且受邀於2007年在台灣主辦第18屆亞洲智能不足聯盟會議。隨後每屆會議智總皆組團邀請心智障礙本人、家長、及相關專業服務人員一同前往,與亞洲各國參與者進行交流,學習各國優勢、及看到台灣自身的優勢,擴展智青與家長、專業人員的視野。

  第21屆亞洲智能障礙聯盟大會訂於2013年10月上旬於印度首都新德里舉行,此次會議以「邁向有尊嚴與有品質的生活─融入個人能力及家庭與社區參與」為主軸,同時也包括自我倡導者活動、主題演講、專題報告、國家報告、及機構參觀、心智障礙者藝術展覽等豐富行程。然因近來因舉辦地點印度新德里的安全情勢持續居於外交部公告之警戒區域,在多番考量台灣與會者安全的立場下,智總於本屆會議並未擴大組團邀集台灣家長與智青出席參與;但仍秉持延續歷年來積極參與國際交流、展現台灣精神之理念,且基於善盡會員義務及持續與各會員國家保持互動,卻又礙於經費考量,因此由本會負責國際交流事務之高雅郁社工專員代表出席,吸取亞洲其他國家之心智障礙相關政策與服務,以為台灣社會帶回新視野。

  位於南亞大陸的印度,是世界上人口第二大國,亦是近來經濟發展備受矚目的金磚四國之一,在亞洲國家的地位,實屬重要。而距離上次亞洲智能障礙聯盟會議在印度舉辦已睽違35年,此次被賦予支身前往印度出席會議的任務,一來擔心當地治安狀況與自身的安全,但另一方面卻也期待造訪這已有五千年歷史的國家,進一步瞭解心智障礙者在該國的處境,以及希冀觀摩這已成立30餘年的智能障礙服務單位(SAMADHAN)會如何來安排這次國際性會議。

A.會前連繫:

  由於最後決定要參與此次會議的時間點較晚,因此在出發前忙於處理報名及辦理簽證、與預訂機票、住宿等相關行政事務,在會前的連繫上偏向與印度的主辦單位確認相關細節,而較無充裕的時間可以同步連繫國內其他相關單位,因此僅就本會的相關國際資源,獲知本會結誼組織澳門弱智人士家長協進會、及本會友好組織日本育成會將前往參加,另尚有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譚志皓科長亦將參與;然而,由於各自旅程時間上無法配合,因此未能結伴同行,最後則在會場相互碰面、結伴參與。即至會議進行期間,才確知台灣共有13人出席此次會議(包括台灣師範大學特殊教育系洪儷瑜教授),但卻分別分成5個時段前往與返回台灣,與會的台灣代表們紛紛不禁感嘆若能事前知悉彼此將出席,則能共同商討組團事宜、調整各自的行程,彼此在安全上也較有個照應;而譚科長更是主動提及這樣的國際性會議,政府應該主動組團邀集相關單位代表參與,以從非政治的立場來進行國民外交與社會福利交流、提升台灣在國際的能見度與地位。

B.會議過程:

  進入會議期間,一開始抱持著文化學習的心態,希望看到印度的文化與行事特色,然而,就會議議程與辦理的行政過程,有許多出乎意料的狀況與非預期的取消,也因而看到一個資源有限的民間社會福利組織、在國家角色與資源未能全力支持奧援的前提下,卻仍秉持提升心智障礙者權益的信念,要承接如此重大的國際性會議的辛苦之處。此外,不同亞洲地區國家的文化及語言、口音的差異,也在彼此溝通過程中,難免出現誤解。

  即使過程中出現許多未預料的狀況,但卻也因此更是文化學習的重要經驗;尤其是在台灣所能接觸到的亞洲經驗,長期以來以日本經驗居多,近年來韓國積極向外輸出其文化,讓鄰近的台灣也開始增加了不同的亞洲經驗。然而,日、韓兩國在地理位置上偏屬東北亞,在文化與生活習慣上又與台灣有著相似的經驗,在本次會議中雖也積極展現該國的經驗,但對筆者而言,更重要的是接觸與經驗到不同於東北亞之亞洲國家文化,進而有與不同地區亞洲人士接觸、互動的機會,於交流過程中,看到雖然各國居處不同社會情境,各自面臨不同的社會議題,但在提昇心智障礙者的社會地位與人權的努力上,是有共同一致的目標,進而得以醒思與省思台灣的社會處境與條件、優勢,及如何更進一步提昇在台灣努力的目標。

  再者,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印度的社會文化中,階級意識分明,女性的地位仍居處於相當弱勢的處境。在會議期間於路上甚少看到女性單獨或結伴走在路上;然而,在整場研討會中出現的不論是工作人員、或是會議主持與發表者、大會主辦單位代表、或是印度當地的與會者,女性卻又佔了多數,而男性則反成為配角。若解讀為因為是社會福利領域,因此如同台灣社會福利領域一般,女性居多數,但同樣屬於性別角色分明的韓國,其出席代表者卻又以男性居多。「性別」在不同社會中與會議中的角色差異,成為一項值得進一步觀察的變項。

  另一方面,在會議中,大會安排了6位印度當地的智能障礙青年分享其自立生活的經驗,亦全數都是女性,她們住在社區的團體家庭,她們都有工作,分別擔任小學老師的助教;一般主流社會擔心智能障礙者會為孩子帶來不好的影響或示範、或是質疑智能障礙者如何教導小孩、帶小孩,但是這幾位分享的青年卻以行動展現,搞定了學校老師搞不定的孩子。有位青年表示,孩子們喜歡她教她/他們畫畫、做勞作;另位青年表示,原本吵鬧不休的教室,只要有她在,孩子們都很快就能安靜下來、做老師交代的功課;也有青年表示,她會教孩子們唱歌、她很知道孩子們想要什麼、及如何與孩子們相處。讓筆者驚羨的是,從這些分享中可看出,印度已看到心智障礙者的特質、並做到融入一般社會場域中去讓她們展現這些特質,且能創造機會讓非心智障礙者與心智障礙者在自然的情境中互動,顯然台灣社會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此外,這6位青年們也不吝地分享了她們的興趣、喜好與休閒生活、以及婚姻觀,並回答現場與會者的提問,即使有幾位青年在口語表達上不是那麼順暢,但在支持者的協助之下,確實傳達了她們個人的想法,展現了身為「人」的價值。

  而日本此行也有多位智能障礙青年在不同時段進行口頭發表,分享其生活經驗與在乎的社會議題。雖然多位青年需要透過翻譯協助翻成英文以讓與會者瞭解,但看到其自信與穩健的台風,以及幾乎每位日本的發表青年在上台後皆先以英文向所有與會者打招呼、甚至有幾位青年亦是全程以英文自行表達,真是令筆者讚嘆不已,而更加確信,只要給予機會及適當的協助與準備,智能障礙者的潛能是可以被發現與開發的,進而可以積極地參與社會。

C.未來建議:

    此次參與會議的過程中,最主要的感受在於台灣代表者應該要能更加團結,共同展現台灣精神,因此提出以下建議,作為未來的參考:

  台灣代表共同組團參與、並由政府部門提供適當的協助。本次會議台灣的與會者分別來自民間社會福利組織、學界、特殊教育實務領域、政府部門等,但卻各自安排行程前往,而在印度當地彼此會面時又互相感嘆未能同行。如同此次的會議地點在印度新德里,在人身安全考量上影響出席意願,降低了台灣在國際社會上露出的表現機會,而看到日本、韓國皆有組織地籌組參加團前往,台灣出席人數則相對地成為少數,甚為可惜。二年後的2015年,此會議將於斯里蘭卡舉辦,若能有單位擔任主要召集人角色,擴大邀請國內智能障礙青年、家長、實務工作者、學界代表及政府部門等共組參加團,並由政府部門協調外交部駐地代表協助當地的語言與生活行程的安排,減低參與國際會議的社會障礙,相信台灣亦能再度以非政治立場在國際上嶄露頭角。

主題演講:Dr. Klaus Lachwitz (Present of Inclusion International)

國家報告:印度

自我倡導者(智能障礙者)分享:印度

機構參訪:Muskaan,蠟燭製作與包裝

機構參訪:Muskaan,兩人合作製作資料袋

機構參訪:Muskaan,烘焙

機構參訪:Muskaan,串珠

機構參訪:Muskaan,印度香料包裝

機構參訪:Muskaan,善加利用檸檬的各部份

交接儀式:大會承辦單位由印度移轉至斯里蘭卡

本文出自於智總第73期會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