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慈母三遷,只為給他最好的

2018第9屆全國心智障礙者才藝大賽

「父母深情獎-北區」

文/新竹市智障褔利協進會

  • 林建祥

從小因為障礙的關係,常常遭受到同學的霸凌,媽媽從三重一路搬家到花蓮,期待偏遠的地方,能夠給他一個清幽的環境,但是事與願違的仍發生了更嚴重的霸凌,到後來都不願意去學校。

聽到新竹有一位老師對特教學生很有辦法,媽媽傾家蕩產的搬到新竹市,如願地進入學校,但是過往的經驗已經深刻烙印在建祥身上,仍然很退縮,但是老師也陪著媽媽一起找方法面對,慢慢建祥感受到老師對他的用心與愛,但是害怕受傷的他,仍不時像個刺蝟一樣,最後順利完成學業到高中畢業,也持續的在工作。

 

  • 媽媽 陳錦李

從事製作包子製作的生意,正當看見建祥慢慢地走上期待的道路時,發現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差,建祥也唸了媽媽很多次,快去看醫生,最後被建祥架著去看醫生,簡單的做了些檢查與服用緩解疼痛的藥,等待報告的時間,媽媽的身體卻每況愈下,到了報告揭曉的時間,在診間聽到宣告癌症三期,媽媽還沒有醞釀起悲傷的情緒,便問了醫生,接下來我有多少時間?我還需要做些什麼?

如此淡定的反應,反而嚇到醫生,便回醫生說:這一生我面對的苦難已經不少了,很多時候我沒有辦法準備好面對困難,但是我知道我要學會如何處理困難,因為我要為了我們家的寶貝,做好照顧自己的打算,不讓自己成為他的負擔。

之後還加入癌症基金會的訪視志工,去醫院訪視初次罹患癌症的對象,一個個從病床上拉出厭世的情境,媽媽常說一句:「我這三期的都在趴趴造,時間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找我,不如把時間創造出更多好的事情」。

建祥現在與媽媽共同經營蔥抓餅攤,收攤後自己主動包辦起煮晚飯,默默地增加自己的家務量……等等的工作,媽媽看在眼裡,才讓自己的埋藏在心底的情緒從眼眶中滿溢出來。

建祥的態度是他對人的保護層,後來加入智青社團的他,但是這一群智青朋友漸漸地融化了這厚如鋼板的外殼,在團體中以老大哥自居的他,現在的他仍嘴不留情,但是卻多了一份關心的溫暖,更著朋友們一起學著烏克麗麗,成為能夠自彈自唱的演唱家。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