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豐富的生命旅程

文/葉世原

高雄市立楠梓特殊學校老師
 

首先要感謝智障者家長總會團隊,十餘年來溫暖而堅定的支持。

起緣於14年前楊憲忠常務監事,擔任特殊教育校務評鑑委員時,發現我們學校的原生藝術一館與二館。他就站在二館的中央,立即以手機聯絡:「筱婷,有一個特別的空間希望妳來看看。」從此開啟本校學生的原生藝術作品開始有機會走出校園,進行國內國外的交流,長期持續安排「信楽吹來的風展」的國際藝術交流平台,一個可貴且有實質支撐力量舞台。

日本社會福祉法人信楽會理事長林晉的蒞臨,默默颳起一陣陣「信楽吹來的風」,長期以來猶如春風化雨。感謝信楽團隊,每一年不遠千里專程至本校挑選作品,邀約參加台灣、日本巡迴展。在陪伴挑選作品時感受到,林晉理事長非常看重經由身心障礙學生的身心靈特質所創作的獨特且唯一的作品,感受到作品所呈現屬於人性的、生命的美感,並且堅持作品原汁原味的展現。林理事長是一位為我現身說法的生命導師,是台灣新原生藝術發展的重要推手。

個人也深刻體驗到透過藝術發展特殊學生潛能,在教育與藝術產業領域,皆是一個藍海策略。前提是教育方式得當,產業定位清楚,否則就流於空轉,只有浪費特殊學生的獨特唯一的天賦、浪費家長的心神與時間、浪費社會資源。

以一段流傳的民間故事「命若琴弦」分享多年來的推動「學習型家庭與終身學習」的信念:

一位彈奏三弦琴的盲人渴望重見天日。他遍訪名醫,有人介紹他求見一位在深山修行的師父。師父答應了他的要求,為他開了一張能讓他看得見的藥方。「但是」,師父說:「你得彈斷一千根弦」。

他無奈地帶著失明的小徒弟,心懷著一絲希望,遊走四方。他走遍大江南北,賣唱彈琴為生。冬去春來,年復一年。第一千根弦將斷的時候,他們落腳在黃土高原。

夜半,弦斷。
天明,抓藥。

藥房師父接過方單,對著天井透入的強光,正面、反面瞧著,說道:「這只是一張白紙,哪有處方?」琴師聽了,琴弦落地,茫然一片。

是日晚,傷心欲絕。細細思索,終而恍然大悟。他看不見,可是他看見了;許多人看的見,卻一直看不見。

隔日,他小心翼翼地將藥方交給徒弟:「我已年邁,此方交付與你。他能夠讓你看得見……」,「不過」,他頓了一下:「徒兒,你得彈斷一千根弦。」

這一段感動人心的故事也意味著;在教育的情境歷程,老師、家長與學生皆要有彈斷一千根琴弦的覺悟,相信自己的潛能與適應能力。生涯之路峰迴路轉柳暗花明,沒有人可以預測明天將會如何,更不須自我設限。

頗多特殊學生與家長的困境在於,看不到未來,抓不住現在。掌握不住現在,以致無法邁向未來。尤其近期新冠病毒肆虐,停課近一個月接著兩個月暑假,如果是高中畢業,這一些變化皆是讓家長措手不及,學習成為空轉,個人認為最佳的應變策略是發展學習型家庭,親師生攜手合作獲益的不只是學生,還有家長與老師皆會成長,提升生活品質、豐富生命能量。

在原生藝術創作的學習型家庭中,家長不是付出而是共學,共同邁向全人教育與終身學習的豐富旅程。讓家長適時成為孩子的眼、耳、手、腳甚至是腦力,適時適量的補足、及時修正學習的缺陷,共學讓特殊學生能夠適時獲得回饋。展現特色,有自信、有尊嚴的學習與成長,才有機會實現融合教育的理想。

最終唯一且重要的作品是「學生自身的完成」,朝自己想要表現的方向與理想邁進。最珍貴與最值得展現於世人眼前的作品,即是這一份屬於人性所獨有的原創歷程,生命的圓融與無憾。

心中最想說出的一句話,「有生命就有希望,有人性就值得教育」。

生命的起始  是一份喜悅與期待

生命的發展  是一份蛻變與承擔

生命的果實  是一份體驗與感動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