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悼!我們和日本一同悲傷, 我們堅信理解、包容是預防悲劇的唯一解答-有關日本神奈川縣津久井山百合園殺人事件的聲明

文/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

  日本神奈川縣服務智能障礙者的縣立津久井山百合園,在2016年7月26日凌晨發生死傷嚴重的殺人事件(目前共有19人死亡26人重傷),我們的內心相當悲痛。智能障礙者是我們的家人,我們可以深刻體會這些受害者的家長們、辛苦的機構員工和受害者同儕們在心理上的極度恐懼、憤怒和不捨,因為他們都付出很多的關懷與愛,在這些受害者的身上。
 
  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和日本手牽手育成會(日本智障者家長團體)已締結為姊妹會多年,有著深厚的情誼;近幾年也和日本的智能障礙服務單位共同舉辦原生藝術家創作展 (以陶藝和繪畫為主)的交流活動;並多次參訪日本的服務單位、學習該國的服務理念與精神。日本國家整體對於障礙者高品質的各項福利服務,都是各國想要學習的標竿,會發生這起根基於「歧視」而來的殺人事件,著實令人感到震驚。
 
  行兇嫌犯認為「如果這個世上沒有智障者多好」、「想讓世界上的障礙人士都消失」。事實上,這樣的概念已經存在人類的歷史許久,法國哲學家傅柯在《瘋癲與文明》一書中指出「愚人船」的概念:「驅逐瘋人,使瘋人漂泊的社會行動,代表的意義是一種嚴格的社會區分與絕對的過渡和淨化的儀式,在這樣的過程中瘋人被賦予了邊緣的地位。」
 
  不僅是病人或身心障礙者,在近代歷史上,甚至猶太人、異教徒等,只要在前述行兇者講出的兩句話中,將智障者三個字置換掉,都可以得到一樣的文本,那就是「歧視」。「歧視」導致二戰時猶太人遭屠殺,「歧視」也導致這次二戰後日本死傷最多的單一殺人事件。
 
  我們衷心期待,文明的進程,是往自由民主和照顧弱勢的方向邁進,大家不應該忘記歷史帶給人類社會的教訓。特別是在類似這個憤怒殺人事件在各國相繼發生的當下,每個社會都應該想到策略,來預防弱勢者再度成為可能的被攻擊對象。
 
  今天,當我們用力譴責兇嫌植松聖是殺人兇手的同時,也不要忘記檢視在你、我的內心是否也曾經有過「如果這個世上沒有XXX多好」、「想讓世界上的XX人士都消失」的類似念頭;或者曾經有過行動排斥老人機構、身障機構或社會住宅進到社區當你、我的鄰居。這些念頭和行動的累積都將成就更多植松聖。我們相信唯有用理解、包容,才能避免悲劇再度發生。
 
  不管在日本、台灣或在其他國家的智能障礙者都是很努力的在工作、學習和過生活,期待每一個人能夠看到智障者活潑豐富的生命故事、和每位智障者的家長父母深情、永不放棄的堅持。

本文出自於智總第76期會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