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聯合筆記/沒有道理的事

2016-08-11 04:04 聯合報 梁玉芳
「不管有沒有障礙,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很珍貴的存在。『因為有障礙,所以就要被傷害』,這樣的事情,沒有道理。…請安心地、堂堂正正地繼續過你們的生活!」

這是日本「手牽手育成會」理事長久保厚子在神奈川障礙機構屠殺事件後,寫給全日本智障者的信中,最有力的守護承諾。不到五百字的信,簡單、溫柔,透出安定的力量。

機構離職員工植松聖侵入園內,砍死十九名心智障礙住民,這是日本在二戰後最大宗屠殺案件,比當年轟動的地鐵沙林毒氣事件更嚴重。當輿論焦點都放在植松聖是如何由照顧者成為殺人者的社會背景、心理機轉時,久保厚子關心的是全日本智障者的恐懼感受。

她寫著:「這個嫌疑犯好像說出『障礙者最好都不要存在』這樣的話。

在你們之中,我想應該有很多人對於這樣的話而感到不安吧。當你感到不安的時候,請和你身邊的人,說說你的不安吧。…身為家屬的我們,也會盡全力去守護你們。」

在眾多分析與評論中,這封信特別之處在於,它還給了智障者在此事件中的主體性──他們不是只是被看顧的活物,或嫌惡的存在,而是有感覺、有想法的人,就和你我一樣,也會為了社會災難心焦,為了被歧視而難受。

台灣的智障者家長總會在障礙青年的Line群組中(是的,智青當然會用Line!),與智青討論這則悲劇。智青江雅雯錄下心聲:「凶手不是智能障礙者,他怎麼可以幫智能障礙者決定要不要活下來?」

對話與傾聽,看見智障者身而為人的價值,而這價值正是凶手所要否定的。他偏執地認為,障礙者是次級品,是社會的拖累,今年二月甚且向眾議院陳情,「希望讓身心障礙者安樂死」。

這樣自以為正義而殺人的想法,正是日本和台灣都要面對的「消失照護(lost care)」的迷思。這是日本作家葉真中顯推理小說「失控的照護」中,令人迷惘的殺人動機──讓拖累人的負擔「消失」,就是最好的照護。

將弱勢者排除,否定他們存在的價值,甚至消滅,正是歧視的極致。

可嘆,當台灣社會努力將弱勢者融入社區時,台北大安區里長抗議國中旁設有三所精神障礙康復之家,「大安區這邊房價也不便宜,為什麼康復之家要設在這裡?」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心理、社會、醫療社會安全網」論壇時,竟回答「不知道該怎麼看這件事」。

身為市長、身為醫師,不能適時拆解對弱勢者的汙名化與社會排除心態,還裝傻說不知怎麼看,這更是「沒有道理的事」啊。
*本文經梁玉芳授權同意刊登於智總網站。
*原文刊登於聯合筆記:https://www.facebook.com/udnip/posts/1234659739933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