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法律及信託

法律及信託

法律服務

由於智能障礙者特質的特殊性,例如:記憶力、陳述完整性、時間概念、判斷能力等,在法律權益上容易受到不平等的對待,因此在法律上必須要有特殊的保障規定;對於司法從業人員,應提供相關的認識教育;對於身心障礙機構專業人員及家長,應提供相關的法律概念知識教育;對於智障者,也應提供法律及自我保護教育,才能創造一個無歧視的環境。

基於上述的目標,我們在法律權益的議題上,倡議幾項服務:
1. 智障者法律問題個案諮詢
2. 智障者權益受損申訴服務
3. 辦理相關人員研習訓練
4. 擔任相關團體法律教育訓練講師
5. 出版法律議題手冊
6. 提出與智障者相關的修法建議

什麼是信託?

「信託」是用來管理財產的一種方法,是指財產所有權的人「委託人」,將財產移轉至「受託人」名下,並與受託人簽訂「信託契約」,讓受託人依據信託契約將錢用來照顧「受益人」(信託契約指定要照顧的人)。當把財產透過「信託」來管理後,不論是誰想要把錢從「信託」裡面拿出來,都必須符合「信託契約」的規定,不可以任意從信託拿錢出來。透過「信託」可以讓財產獨立且安全的管理,讓智能障礙者的財產得到更好的保障。

法律

文/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

據5月17日《聯合報》載,新北市一對林姓智能障礙兄弟,遭到張姓夫妻及陳姓男子等人詐欺、奴役、控制、暴力對待,進而被強迫出售名下房產,並背負多筆貸款、卡債。新北地檢署已於5月16日以詐欺、加重詐欺、偽造文書等罪起訴各犯嫌,並建請法院從重量刑。縱然林姓兄弟現已脫離魔掌,但期間二位及其家屬所受之身心傷害和財物損失,恐是一輩子難以抹滅的傷痛。

智能障礙者經常成為被拐騙的對象,家人該怎麼辦?

林姓兄弟不但行動受人操縱,身分也被拿去濫用,除了當公司負責人、辦信用卡,更拿名下房產去貸二胎、三胎。智能障礙者在先天智能上受到限制,但在法律上,跟一般成年人一樣在法律上享有一致的權利義務,只要文件上的簽名屬實。
 

為什麼智障者會成為不肖分子眼中的獵物?起因當然是智障者心思較為單純、不擅深度邏輯推理,被惡徒視為「好騙、好操弄」的對象,這起案件,正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雖然民法有詐欺、脅迫救濟的機制,但預防智能障礙者被帶去當人頭、辦貸款是有方法的,可以到戶籍地或住處所在地的地方法院,為智障者聲請「監護宣告」或「輔助宣告」。

「監護宣告」與「輔助宣告」為財產管理設下防線

智障者經過醫師鑑定符合民法第十四、十五條,不能為意思表示、受意思表示或不能辨識意思表示之效果,或能力顯有不足者,經法院裁定為「受監護人」、「受輔助人」,由受法院指定的監護人、輔助人來協助智障者守護自己的權益。一旦智障者有了監護人、輔助人,就不用擔心智障者出門時被路人拐去簽名、蓋章,回到家時已當了別人的保人、人頭,或是借了大筆金錢、買了台車、賣了塊父母留給智障者養老的祖產。

當一位智障者被監護或輔助宣告之後,這位智障者在戶籍資料上會被註記為受監護人、輔助人,也會註明他的監護人、輔助人。所以在金融機構、地政機關、辦理公司登記機關或法院等系統,可以透過電子閘門獲知這件事。如果想去幫智障者辦存摺、處分金錢、存款、房地產,就必須得到監護人、輔助人的同意,如果是要處分供其居住之不動產甚至須得到法院的批准才行。也不用擔心會被人拐去結婚,透過監護、輔助制度設下防火牆。

別拿財產賭運氣,用監護輔助制度設下防火牆

聽到要上法院,往往許多智障者家屬的內心就打起退堂鼓,認為很麻煩,不想跟法院沾上邊。不可諱言,監護及輔助制度並非完美,也不是能解決智能障礙者生活中各種挑戰的萬靈丹,但它確實是有效預防及處理一些難題的制度。這個制度能避免讓孩子淪落到傾家蕩產的地步,那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去試試看呢?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林姓兄弟那樣,遇到一個有良知、有敏感度的房仲業者,才保住他們的第三筆房產。為智障者聲請監護或輔助宣告才是正當的辦法。

辦理註記,避免被當人頭辦理多支手機、多張信用卡

另外,辦手機也可以透過去系統業者登記;辦信用卡、現金卡可以去聯合徵信中心辦理註記,這些機制都是在協助智障者免於受到利誘、詐騙,進而衍生後續永無止境的官司。


智障兄弟遭欺凌 房產被奪當奴隸

2019-05-17 00:09聯合報 記者陳俊智/新北報導
新聞來源:聯合報 https://udn.com/news/story/11315/3817743

林姓兄弟遭張姓夫妻誘騙至住處,弟弟每天被帶去百貨公司當清潔工、哥哥則被當奴隸使喚,兄弟沒拿到半毛錢,被餓成紙片人,房產還被張姓夫妻等人騙走;新北地檢署昨天依加重詐欺、人口販運防治法等罪嫌起訴張姓夫妻,另依詐欺、偽造文書和違反稅捐稽徵法起訴同案的陳姓男子等八名共犯。

起訴指出,智能不足的林姓兄弟前年九月、十月先後被騙到張姓夫妻住處,行動被控制期間,弟弟每天被張押去百貨公司上班,哥哥則被張妻逼作家事、照顧小孩、穿女裝拍照取樂,如同當奴隸使喚;兄弟倆還被陳姓男子等人登記成人頭公司負責人,莫名其妙背了一堆貸款和卡債。

林姓兄弟因張等人知道他們老家在哪,擔心會對其他家人不利,雖遭迫害、被暴打、被餓肚子,始終不敢反抗;直到去年六月張妻涉毒被逮才趁隙逃跑,由家人陪同報警。

檢方調查,張姓夫妻等人拿林姓兄弟的房產辦二胎、三胎貸款,後來更直接把房子賣了,加上汽車貸款,得手三三○萬餘元,全都占為己有。幫忙辦貸款的陳姓男子等八人還利用其他人頭辦貸款,連同林姓兄弟部分,不法所得總計約六四○萬元。

檢方偵訊時,張妻稱林弟在百貨公司賺的錢是抵房租和伙食,林兄因欠她錢,自願將房產交給她處理。但房仲業者證稱,張妻簽約時自稱是林兄的女友,不但主導林家的房產買賣,甚至會動手打罵,還把林姓兄弟的母親逼哭,公司在張妻主導第三筆房產買賣時察覺異狀,最後解除委託。

檢方認為,張姓夫妻等人以言語恫嚇林姓兄弟,以其家人脅迫二人就範,動輒出手毆打,張妻又逼人穿女裝拍照取樂,完全無視對方人格尊嚴,實不宜輕縱,起訴並建請法院從重量刑。

 

文/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

據5月17日《聯合報》載,新北市一對林姓智能障礙兄弟,遭到張姓夫妻及陳姓男子等人詐欺、奴役、控制、暴力對待,進而被強迫出售名下房產,並背負多筆貸款、卡債。新北地檢署已於5月16日以詐欺、加重詐欺、偽造文書等罪起訴各犯嫌,並建請法院從重量刑。縱然林姓兄弟現已脫離魔掌,但期間二位及其家屬所受之身心傷害和財物損失,恐是一輩子難以抹滅的傷痛。

智能障礙者經常成為被拐騙的對象,家人該怎麼辦?

林姓兄弟不但行動受人操縱,身分也被拿去濫用,除了當公司負責人、辦信用卡,更拿名下房產去貸二胎、三胎。智能障礙者在先天智能上受到限制,但在法律上,跟一般成年人一樣在法律上享有一致的權利義務,只要文件上的簽名屬實。
 

為什麼智障者會成為不肖分子眼中的獵物?起因當然是智障者心思較為單純、不擅深度邏輯推理,被惡徒視為「好騙、好操弄」的對象,這起案件,正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雖然民法有詐欺、脅迫救濟的機制,但預防智能障礙者被帶去當人頭、辦貸款是有方法的,可以到戶籍地或住處所在地的地方法院,為智障者聲請「監護宣告」或「輔助宣告」。

「監護宣告」與「輔助宣告」為財產管理設下防線

智障者經過醫師鑑定符合民法第十四、十五條,不能為意思表示、受意思表示或不能辨識意思表示之效果,或能力顯有不足者,經法院裁定為「受監護人」、「受輔助人」,由受法院指定的監護人、輔助人來協助智障者守護自己的權益。一旦智障者有了監護人、輔助人,就不用擔心智障者出門時被路人拐去簽名、蓋章,回到家時已當了別人的保人、人頭,或是借了大筆金錢、買了台車、賣了塊父母留給智障者養老的祖產。

當一位智障者被監護或輔助宣告之後,這位智障者在戶籍資料上會被註記為受監護人、輔助人,也會註明他的監護人、輔助人。所以在金融機構、地政機關、辦理公司登記機關或法院等系統,可以透過電子閘門獲知這件事。如果想去幫智障者辦存摺、處分金錢、存款、房地產,就必須得到監護人、輔助人的同意,如果是要處分供其居住之不動產甚至須得到法院的批准才行。也不用擔心會被人拐去結婚,透過監護、輔助制度設下防火牆。

別拿財產賭運氣,用監護輔助制度設下防火牆

聽到要上法院,往往許多智障者家屬的內心就打起退堂鼓,認為很麻煩,不想跟法院沾上邊。不可諱言,監護及輔助制度並非完美,也不是能解決智能障礙者生活中各種挑戰的萬靈丹,但它確實是有效預防及處理一些難題的制度。這個制度能避免讓孩子淪落到傾家蕩產的地步,那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去試試看呢?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林姓兄弟那樣,遇到一個有良知、有敏感度的房仲業者,才保住他們的第三筆房產。為智障者聲請監護或輔助宣告才是正當的辦法。

辦理註記,避免被當人頭辦理多支手機、多張信用卡

另外,辦手機也可以透過去系統業者登記;辦信用卡、現金卡可以去聯合徵信中心辦理註記,這些機制都是在協助智障者免於受到利誘、詐騙,進而衍生後續永無止境的官司。


智障兄弟遭欺凌 房產被奪當奴隸

2019-05-17 00:09聯合報 記者陳俊智/新北報導
新聞來源:聯合報 https://udn.com/news/story/11315/3817743

林姓兄弟遭張姓夫妻誘騙至住處,弟弟每天被帶去百貨公司當清潔工、哥哥則被當奴隸使喚,兄弟沒拿到半毛錢,被餓成紙片人,房產還被張姓夫妻等人騙走;新北地檢署昨天依加重詐欺、人口販運防治法等罪嫌起訴張姓夫妻,另依詐欺、偽造文書和違反稅捐稽徵法起訴同案的陳姓男子等八名共犯。

起訴指出,智能不足的林姓兄弟前年九月、十月先後被騙到張姓夫妻住處,行動被控制期間,弟弟每天被張押去百貨公司上班,哥哥則被張妻逼作家事、照顧小孩、穿女裝拍照取樂,如同當奴隸使喚;兄弟倆還被陳姓男子等人登記成人頭公司負責人,莫名其妙背了一堆貸款和卡債。

林姓兄弟因張等人知道他們老家在哪,擔心會對其他家人不利,雖遭迫害、被暴打、被餓肚子,始終不敢反抗;直到去年六月張妻涉毒被逮才趁隙逃跑,由家人陪同報警。

檢方調查,張姓夫妻等人拿林姓兄弟的房產辦二胎、三胎貸款,後來更直接把房子賣了,加上汽車貸款,得手三三○萬餘元,全都占為己有。幫忙辦貸款的陳姓男子等八人還利用其他人頭辦貸款,連同林姓兄弟部分,不法所得總計約六四○萬元。

檢方偵訊時,張妻稱林弟在百貨公司賺的錢是抵房租和伙食,林兄因欠她錢,自願將房產交給她處理。但房仲業者證稱,張妻簽約時自稱是林兄的女友,不但主導林家的房產買賣,甚至會動手打罵,還把林姓兄弟的母親逼哭,公司在張妻主導第三筆房產買賣時察覺異狀,最後解除委託。

檢方認為,張姓夫妻等人以言語恫嚇林姓兄弟,以其家人脅迫二人就範,動輒出手毆打,張妻又逼人穿女裝拍照取樂,完全無視對方人格尊嚴,實不宜輕縱,起訴並建請法院從重量刑。

 

※個案故事:

    阿明是一個中度智能障礙者,目前在餐廳打工,因為與一家通訊行的店員熟識,所以有時候會到通訊行找店員聊天,有一天通訊行店員向阿明推銷辦理手機的優惠方式,店員告訴阿明,只要辦手機門號,就可以獲得筆電,以及最新款的智慧型手機,但是店員卻沒有告訴阿明,以後每個月需要繳納上千元的月租費用,阿明雖然看不懂契約內容,但是因為想要得到推銷的產品,於是就答應店員,一次辦了3支手機門號,不過阿明每個月的薪水根本不夠支付手機的月租費,因此積欠許多費用,直到電信公司打電話到家裡催帳,阿明家屬才知道阿明辦了很多支手機,阿明家屬希望趕快終止這些門號,以免衍伸更多的欠費,但是電信公司告訴家屬,必須要再付幾萬元的違約金才能終止門號。

※當下該怎麼處理?(以上述個案為例,其他消費糾紛可比照以下方式處理)

手機註記行政救濟流程

 

※未來該怎麼預防這種情形?

  1. 向各家電信業者提出限制辦理門號之註記申請,註記之後,電信公司將限制智能障礙者不能辦手機。
  2. 辦理輔助宣告時,依民法第15條之2第七款規定,向法官提出聲請,將辦理手機增列為需輔助人同意的行為之一

智能障礙者申請限辦門號註記

§備註:

  1. 要申請手機門號限辦註記的人,必須領有中華民國身心障礙手冊年滿20且障礙類別為智能障礙、自閉症、多重障礙、慢性精神病或失智症的身心障礙者。以身心障礙者為申請人,逐一向各家電信公司做手機門號限辦之註記申請。
  2. 電信公司客服專線:
  • 中華電信:0800-080090
  • 遠傳電信:4495888
  • 台灣大哥大:0809-000-852
  • 亞太電信:0809-050-982
  • 台灣之星:0800-661-234

※個案故事:

    阿明是一個中度智能障礙者,目前在餐廳打工,因為與一家通訊行的店員熟識,所以有時候會到通訊行找店員聊天,有一天通訊行店員向阿明推銷辦理手機的優惠方式,店員告訴阿明,只要辦手機門號,就可以獲得筆電,以及最新款的智慧型手機,但是店員卻沒有告訴阿明,以後每個月需要繳納上千元的月租費用,阿明雖然看不懂契約內容,但是因為想要得到推銷的產品,於是就答應店員,一次辦了3支手機門號,不過阿明每個月的薪水根本不夠支付手機的月租費,因此積欠許多費用,直到電信公司打電話到家裡催帳,阿明家屬才知道阿明辦了很多支手機,阿明家屬希望趕快終止這些門號,以免衍伸更多的欠費,但是電信公司告訴家屬,必須要再付幾萬元的違約金才能終止門號。

※當下該怎麼處理?(以上述個案為例,其他消費糾紛可比照以下方式處理)

手機註記行政救濟流程

 

※未來該怎麼預防這種情形?

  1. 向各家電信業者提出限制辦理門號之註記申請,註記之後,電信公司將限制智能障礙者不能辦手機。
  2. 辦理輔助宣告時,依民法第15條之2第七款規定,向法官提出聲請,將辦理手機增列為需輔助人同意的行為之一

智能障礙者申請限辦門號註記

§備註:

  1. 要申請手機門號限辦註記的人,必須領有中華民國身心障礙手冊年滿20且障礙類別為智能障礙、自閉症、多重障礙、慢性精神病或失智症的身心障礙者。以身心障礙者為申請人,逐一向各家電信公司做手機門號限辦之註記申請。
  2. 電信公司客服專線:
  • 中華電信:0800-080090
  • 遠傳電信:4495888
  • 台灣大哥大:0809-000-852
  • 亞太電信:0809-050-982
  • 台灣之星:0800-661-234

民法「意定監護」今天(民國108年5月24日)在立法院三讀通過,這是為了因應高齡化社會來臨,所建構最重要得法律制度。過去,在當事人失能後,由法院裁定監護人,過程曠日費時也有許多問題產生。

「意定監護」就是讓還沒有失能、失智的人,可以預先以契約方式受任人約定,當自己發生符合民法規定意思表示能力受限時,由法官指定這位受任人為自己的監護人

因應高齡社會 成年人將可訂契約指定監護人

以往成年人的監護制度都是在成年人喪失意思能力後才啟動,未必符合受監護人的意願,鑑於台灣已進入高齡社會,據統計每年監護宣告聲請就高達六千多件,約有3-5%是找不到適當監護人,而在法官要以受監護人最佳利益指定監護人時,在調查過程又特別困難、耗時,屢屢產生家事事件的訴訟。

「意定監護」制度,則開放當事人在意思能力健全時,自行選擇監護人訂定契約由公證人公證,於本人受監護宣告時,受任人允為擔任監護人,以替代法院依職權選定監護人,較符合人性尊嚴及本人利益。有了意定監護受任人,法官須以該人為裁定對象,可以節省很多社會成本,並能減少身心照護及財產管理的爭議,亦可尊重當事人意願,是很棒的制度設計。

成人意定監護制度 自己的監護人自己決定

這是一個進步的法律,可以解決民法550條有關委任關係因委任人喪失行為能力而消滅的問題。這將是我國成年及未成年監護制度自從民國97年從禁治產制度一級制改為監護和輔助二級制之後最大幅度的修法。
(民法550條說明:委任人如果喪失行為能力,之前做的各項委任關係都會失去效力。意定監護解決了這個問題,保障在喪失行為能力之前的委任,當未來失去行為能力時能啟動原來就決定的監護,使其在喪失行為能力之後仍能依照之前的決定執行。)


▲歷經民國97年將禁治產改為監護及輔助,到今天意定監護制度的三讀,兩波民法的修正總共經過19年。

  • 現行監護制度:
    受監護人已喪失意思能力→由法院選任監護人→監護人執行監護職務

  • 修法後,新增「意定監護」制度:
    當事人未喪失行為能力前→
    當事人事先以契約選定意定監護人→經過公證人公證→當事人如果開始無法自主、喪失行為能力→意定監護人可向法院提出申請,採取監護措施→意定監護人當事人採取監護措施

智總參與世界成人監護會議 向國際取經 推動法案

                                                         

 智總從民國89年第一次在立法院召開禁治產制度缺失公聽會以來,已經經過19年,去年(民國107年/西元2018年)10月智總第一次由陳誠亮理事長率團出席在韓國首爾舉辦的「第五屆世界成人監護會議」,深刻了解國際上對受監護人權益保障的做法和概念已經有更進步的作法,我國要努力的空間還是很大。

捐款支持 https://www.papmh.org.tw/donate 有您的一份支持 智總就多一份力量 可以更穩健的推動各項政策

秒懂新增「意定監護制度」10大重點

法務部特別列出10大重點,讓民眾了解權益有何重大變革:

1、明定意定監護受任人得為監護宣告之聲請人;並增訂輔助人及利害關係人亦得為聲請人。

2、明定意定監護契約之定義,並規定受任人為數人時,除約定為分別執行職務外,應共同執行職務。

3、意定監護契約之訂立、變更採要式方式,須經由公證人作成公證書始為成立,且於本人受監護宣告時,始發生效力。

4、法院為監護宣告時,於本人事前訂有意定監護契約,應以意定監護優先為原則,以本人所定之受任人為監護人。但有事實足認意定監護受任人不利於本人,或有顯不適任之情事,法院得依職權選定監護人,不受意定監護契約之限制。

5、意定監護契約訂立後,當事人於法院為監護宣告前,得隨時撤回。監護宣告後,本人有正當理由,得聲請法院許可終止之;受任人有正當理由,得聲請法院許可辭任其職務。

6、法院為監護宣告後,監護人共同執行職務時,監護人全體或監護人數人分別執行職務時,執行同一職務之監護人全體有第1106條第1項或第1106條之1第1項之情形者,法院得另行選定或改定監護人。另監護人中之一人或數人有上開條文所定情形,則視情形由其他監護人執行職務;或由法院解任後,始由其他監護人執行職務。

7、意定監護人之報酬,倘當事人已約定者,自應依其約定;當事人若未約定,得請求法院酌定之。

8、前後意定監護契約有相牴觸者,視為本人撤回前意定監護契約。

9、意定監護契約約定受任人執行監護職務不受第1101條第2項、第3項有關監護人處分財產之限制者,從其約定。

10、其他有關意定監護事項,準用成年人監護之規定。


民法意定監護制度三讀感言
“要佇知人的時陣,決定自己的未來”

文/吳玉琴委員

民法「意定監護」三讀通過,是我國因應高齡化社會來臨,所建構最重要得法律制度。現行的監護制度,是當事人失能後,由法院來選定監護人。

法官難斷家務事,家事法庭經常上演爭相當監護人或沒人要當監護人的情形,其實,最清楚誰來代表本人最佳利益的人,就是自己。

「意定監護」就是讓還沒有失能、失智的人,可以預先以契約方式和受任人約定,當自己發生符合民法規定意思表示能力受限時,由法官指定這位受任人為自己的監護人。

目前我國每年新增六千多件監護宣告聲請。意定監護制度除了可以尊重受監護人意願,也可以節省法官許多耗時又燒腦的調查。

我在這邊向大家呼籲:「要佇知人的時陣,決定自己的未來」。

謝謝智障者家長總會二十多年來持續關注並倡議這個修法議題,也要謝謝許多參與研究的民法學者,包括:鄧學仁、戴瑀如、黃詩淳、林秀雄、周世珍等教授,及精神科吳建昌醫師。

感謝法務部陳明堂次長和戴東雄大法官共同召集無數次法案研修會議,以及法律事務司所有辛苦的幕僚同仁。謝謝大家!

民法「意定監護」今天(民國108年5月24日)在立法院三讀通過,這是為了因應高齡化社會來臨,所建構最重要得法律制度。過去,在當事人失能後,由法院裁定監護人,過程曠日費時也有許多問題產生。

「意定監護」就是讓還沒有失能、失智的人,可以預先以契約方式受任人約定,當自己發生符合民法規定意思表示能力受限時,由法官指定這位受任人為自己的監護人

因應高齡社會 成年人將可訂契約指定監護人

以往成年人的監護制度都是在成年人喪失意思能力後才啟動,未必符合受監護人的意願,鑑於台灣已進入高齡社會,據統計每年監護宣告聲請就高達六千多件,約有3-5%是找不到適當監護人,而在法官要以受監護人最佳利益指定監護人時,在調查過程又特別困難、耗時,屢屢產生家事事件的訴訟。

「意定監護」制度,則開放當事人在意思能力健全時,自行選擇監護人訂定契約由公證人公證,於本人受監護宣告時,受任人允為擔任監護人,以替代法院依職權選定監護人,較符合人性尊嚴及本人利益。有了意定監護受任人,法官須以該人為裁定對象,可以節省很多社會成本,並能減少身心照護及財產管理的爭議,亦可尊重當事人意願,是很棒的制度設計。

成人意定監護制度 自己的監護人自己決定

這是一個進步的法律,可以解決民法550條有關委任關係因委任人喪失行為能力而消滅的問題。這將是我國成年及未成年監護制度自從民國97年從禁治產制度一級制改為監護和輔助二級制之後最大幅度的修法。
(民法550條說明:委任人如果喪失行為能力,之前做的各項委任關係都會失去效力。意定監護解決了這個問題,保障在喪失行為能力之前的委任,當未來失去行為能力時能啟動原來就決定的監護,使其在喪失行為能力之後仍能依照之前的決定執行。)


▲歷經民國97年將禁治產改為監護及輔助,到今天意定監護制度的三讀,兩波民法的修正總共經過19年。

  • 現行監護制度:
    受監護人已喪失意思能力→由法院選任監護人→監護人執行監護職務

  • 修法後,新增「意定監護」制度:
    當事人未喪失行為能力前→
    當事人事先以契約選定意定監護人→經過公證人公證→當事人如果開始無法自主、喪失行為能力→意定監護人可向法院提出申請,採取監護措施→意定監護人當事人採取監護措施

智總參與世界成人監護會議 向國際取經 推動法案

                                                         

 智總從民國89年第一次在立法院召開禁治產制度缺失公聽會以來,已經經過19年,去年(民國107年/西元2018年)10月智總第一次由陳誠亮理事長率團出席在韓國首爾舉辦的「第五屆世界成人監護會議」,深刻了解國際上對受監護人權益保障的做法和概念已經有更進步的作法,我國要努力的空間還是很大。

捐款支持 https://www.papmh.org.tw/donate 有您的一份支持 智總就多一份力量 可以更穩健的推動各項政策

秒懂新增「意定監護制度」10大重點

法務部特別列出10大重點,讓民眾了解權益有何重大變革:

1、明定意定監護受任人得為監護宣告之聲請人;並增訂輔助人及利害關係人亦得為聲請人。

2、明定意定監護契約之定義,並規定受任人為數人時,除約定為分別執行職務外,應共同執行職務。

3、意定監護契約之訂立、變更採要式方式,須經由公證人作成公證書始為成立,且於本人受監護宣告時,始發生效力。

4、法院為監護宣告時,於本人事前訂有意定監護契約,應以意定監護優先為原則,以本人所定之受任人為監護人。但有事實足認意定監護受任人不利於本人,或有顯不適任之情事,法院得依職權選定監護人,不受意定監護契約之限制。

5、意定監護契約訂立後,當事人於法院為監護宣告前,得隨時撤回。監護宣告後,本人有正當理由,得聲請法院許可終止之;受任人有正當理由,得聲請法院許可辭任其職務。

6、法院為監護宣告後,監護人共同執行職務時,監護人全體或監護人數人分別執行職務時,執行同一職務之監護人全體有第1106條第1項或第1106條之1第1項之情形者,法院得另行選定或改定監護人。另監護人中之一人或數人有上開條文所定情形,則視情形由其他監護人執行職務;或由法院解任後,始由其他監護人執行職務。

7、意定監護人之報酬,倘當事人已約定者,自應依其約定;當事人若未約定,得請求法院酌定之。

8、前後意定監護契約有相牴觸者,視為本人撤回前意定監護契約。

9、意定監護契約約定受任人執行監護職務不受第1101條第2項、第3項有關監護人處分財產之限制者,從其約定。

10、其他有關意定監護事項,準用成年人監護之規定。


民法意定監護制度三讀感言
“要佇知人的時陣,決定自己的未來”

文/吳玉琴委員

民法「意定監護」三讀通過,是我國因應高齡化社會來臨,所建構最重要得法律制度。現行的監護制度,是當事人失能後,由法院來選定監護人。

法官難斷家務事,家事法庭經常上演爭相當監護人或沒人要當監護人的情形,其實,最清楚誰來代表本人最佳利益的人,就是自己。

「意定監護」就是讓還沒有失能、失智的人,可以預先以契約方式和受任人約定,當自己發生符合民法規定意思表示能力受限時,由法官指定這位受任人為自己的監護人。

目前我國每年新增六千多件監護宣告聲請。意定監護制度除了可以尊重受監護人意願,也可以節省法官許多耗時又燒腦的調查。

我在這邊向大家呼籲:「要佇知人的時陣,決定自己的未來」。

謝謝智障者家長總會二十多年來持續關注並倡議這個修法議題,也要謝謝許多參與研究的民法學者,包括:鄧學仁、戴瑀如、黃詩淳、林秀雄、周世珍等教授,及精神科吳建昌醫師。

感謝法務部陳明堂次長和戴東雄大法官共同召集無數次法案研修會議,以及法律事務司所有辛苦的幕僚同仁。謝謝大家!

倡議軌跡

民國84年分別發生了智障者遭受性侵害卻因法官認為並未達到當時妨害風化罪章(未修法前)的強制姦淫要件,改以趁機姦淫罪起訴當事人,引起家屬極度不滿。該年,另在台北市內湖警分局原本宣布國小女老師姦殺命案破案,嫌犯為一名智障者,但後來經由智總協助,透過DNA鑑定還他清白。

在這些案件的處理中,讓我們開始投入智障者法律服務,並爭取智障者在法律權益上應有的保障。

攸關智障者權益的法律規定相當分散,舉凡民法、民訴法關於身分行為的認定;刑法、刑訴法,關於被告或被害者的訊問、偵訊、審理;性侵害防治;智障者役男權益;失蹤協尋等,都是本會關注的議題。

近年來智總推動,包括法律扶助檢警第一次偵訊律師陪同到場服務性侵害案件減少被害人重複陳述作業民法監護制度修法與宣導等。

立法與修法推動

1、民國85年「性侵害犯罪防治法」:
   第15條:智障被害人在審訊的過程,法官不一定要在法庭審理,並得以電視作為溝通工具。

2、民國85年「徵兵規則」:
   第32條修正條文:將罹患精神病、智能不足或重度肢體殘障並領有殘障手冊之殘廢痼疾役男符   合殘障等級及役男體位判等對照表規定者,得檢具殘冊由役政單位詳實調查後,判定其體位。

3、民國86年「身心障礙保護法」:
   第57條:在刑事訴訟過程公務員需就殘障類別之特別需要提供必要協助。

4、民國86年「刑事訴訟法」:
   第27、31、35條:智障者在法院審理階段可以聲請社工人員為專業輔佐人。

5、民國87年「家庭暴力防治法」:
  (1)第9條:規定當被害人為未成年人、身心障礙者或因故難以委任代理人者,其法定代理人、三等親內之血親或姻親得聲請保護令。
  (2)第28條:規定對智障被害人或十六歲以下被害人之審問或詰問,得依聲請或依職權在法庭外為之,或採取適當隔離措施,本項情形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
 
6、民國88年「刑法妨害性自主罪」:
  (1)第222條:加重強制性交罪,其中對象為對心神喪失、精神耗弱或身心障礙之人犯之者犯之者, 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2)第225條:對於男女利用其心神喪失、精神耗弱、身心障礙或其他相類之情形不能或不知抵抗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7、民國93年「法律扶助法」第14條第2項:因智能障礙致未能為完全陳述,於審判中未經選任辯護人或代理人,審判長認有選任辯護人或代理人之必要者,得申請法律扶助,無須審查其資力。

8、 民國95年「刑事訴訟法」第31條第5項新增,被告因智能障礙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於偵查中未經選任辯護人者,檢察官應指定律師為其辯護。增加偵察中強制辯護規定。

9、民國96年「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
(1)第84條:法院或檢察機關於訴訟程序實施過程,身心障礙者涉訟或須作證時,應就其障礙類別之特別需要,提供必要之協助。刑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智能障礙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時,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依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五條規定,聲請法院同意指派社會工作人員擔任輔佐人。依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得為輔佐人之人,未能擔任輔佐人時,社會福利機構、團體得依前項規定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提出指派申請。

(2)第85條:身心障礙者依法收容於矯正機關時,法務主管機關應考量矯正機關收容特性、現有設施狀況及身心障礙者特殊需求,作必要之改善。

10、民國97年「民法」:
    將禁治產宣告制度改為監護和輔助宣告兩級,且將社政主管機關及社會福利機構納入可以擔任聲請人的角色,及可被指定擔任監護人或輔助人,此外,在法院指定監護人或輔助人的判定程序中,也可命社政主管機關提出訪視評估報告,以符合受宣告人之最佳利益。

民國84年分別發生了智障者遭受性侵害卻因法官認為並未達到當時妨害風化罪章(未修法前)的強制姦淫要件,改以趁機姦淫罪起訴當事人,引起家屬極度不滿。該年,另在台北市內湖警分局原本宣布國小女老師姦殺命案破案,嫌犯為一名智障者,但後來經由智總協助,透過DNA鑑定還他清白。

在這些案件的處理中,讓我們開始投入智障者法律服務,並爭取智障者在法律權益上應有的保障。

攸關智障者權益的法律規定相當分散,舉凡民法、民訴法關於身分行為的認定;刑法、刑訴法,關於被告或被害者的訊問、偵訊、審理;性侵害防治;智障者役男權益;失蹤協尋等,都是本會關注的議題。

近年來智總推動,包括法律扶助檢警第一次偵訊律師陪同到場服務性侵害案件減少被害人重複陳述作業民法監護制度修法與宣導等。

立法與修法推動

1、民國85年「性侵害犯罪防治法」:
   第15條:智障被害人在審訊的過程,法官不一定要在法庭審理,並得以電視作為溝通工具。

2、民國85年「徵兵規則」:
   第32條修正條文:將罹患精神病、智能不足或重度肢體殘障並領有殘障手冊之殘廢痼疾役男符   合殘障等級及役男體位判等對照表規定者,得檢具殘冊由役政單位詳實調查後,判定其體位。

3、民國86年「身心障礙保護法」:
   第57條:在刑事訴訟過程公務員需就殘障類別之特別需要提供必要協助。

4、民國86年「刑事訴訟法」:
   第27、31、35條:智障者在法院審理階段可以聲請社工人員為專業輔佐人。

5、民國87年「家庭暴力防治法」:
  (1)第9條:規定當被害人為未成年人、身心障礙者或因故難以委任代理人者,其法定代理人、三等親內之血親或姻親得聲請保護令。
  (2)第28條:規定對智障被害人或十六歲以下被害人之審問或詰問,得依聲請或依職權在法庭外為之,或採取適當隔離措施,本項情形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
 
6、民國88年「刑法妨害性自主罪」:
  (1)第222條:加重強制性交罪,其中對象為對心神喪失、精神耗弱或身心障礙之人犯之者犯之者, 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2)第225條:對於男女利用其心神喪失、精神耗弱、身心障礙或其他相類之情形不能或不知抵抗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7、民國93年「法律扶助法」第14條第2項:因智能障礙致未能為完全陳述,於審判中未經選任辯護人或代理人,審判長認有選任辯護人或代理人之必要者,得申請法律扶助,無須審查其資力。

8、 民國95年「刑事訴訟法」第31條第5項新增,被告因智能障礙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於偵查中未經選任辯護人者,檢察官應指定律師為其辯護。增加偵察中強制辯護規定。

9、民國96年「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
(1)第84條:法院或檢察機關於訴訟程序實施過程,身心障礙者涉訟或須作證時,應就其障礙類別之特別需要,提供必要之協助。刑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智能障礙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時,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依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五條規定,聲請法院同意指派社會工作人員擔任輔佐人。依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得為輔佐人之人,未能擔任輔佐人時,社會福利機構、團體得依前項規定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提出指派申請。

(2)第85條:身心障礙者依法收容於矯正機關時,法務主管機關應考量矯正機關收容特性、現有設施狀況及身心障礙者特殊需求,作必要之改善。

10、民國97年「民法」:
    將禁治產宣告制度改為監護和輔助宣告兩級,且將社政主管機關及社會福利機構納入可以擔任聲請人的角色,及可被指定擔任監護人或輔助人,此外,在法院指定監護人或輔助人的判定程序中,也可命社政主管機關提出訪視評估報告,以符合受宣告人之最佳利益。
心智障礙者在管理財產的能力上不足,許多父母都憂心將來有一天不在了,孩子怎麼辦?!

智總自民國85年起,努力透過政策的推動及法制的修正,讓心智障礙者擁有基本生存的權利、減少家庭照顧負擔,且以資源合理分配為前提,持續爭取智障者應有的權益,滿足智障者家庭的需求,並透過推廣財務安全規劃概念,免除家長對於智障者未來的擔憂。

立法與修法推動
 
1.民國86年「身心障礙者保護法」:

    第43條:為使身心障礙者於其直系親屬或扶養者老邁時,能受到應有照顧及保障,中央主管機關應會同目的事業主關機關,共同建立身心障礙者安養監護制度及財產信託制度。

 
2.民國87年「個人綜所稅」:
   本會擬出建議草案:
   (1)提高殘障特別扣除額輕度9萬;中度12萬;重度15萬;極重度20萬。
   (2)機構教養費用應可比照學費,列為特別扣除額。
   88年在財委會一讀通過,不過89年底在立法院院會未通過。

3.民國88年「身心障礙者生活托育養護費用補助辦法」:
   第10條:身心障礙者年滿30歲、年滿20歲其父母之一方年齡在65歲以上或家庭中有兩名以上身心障礙者。
   以上條件之收費標準,以不超過該地區最低生活費標準為原則。

 
4.民國89年「信託業法」:
   (1)第17條:基於身心障礙者之最大利益,辦理身心障礙者之信託業務。
   (2)第19條:信託業應依照信託契約之約定及主管機關之規定,分別向委託人、受益人作定期會計報告,如約定設有監察人亦應向監察人報告。

 
5.民國96年「身心障礙權益保障法」:
   第83條:為使無能力管理財產之身心障礙者財產權受到保障,中央主管機關應會同相關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鼓勵信託業者辦理身心障礙者財產信託。

 
6.民國96年「國民年金法」:
   從民國89年開始倡議國民年金立法,至民國96年完成立法。

 
7.民國99年「社會救助法」修正案:
    調整社會救助制度中的貧窮線標準,並放寬低收入戶的審查門檻,新增中低收入戶規定,將不符合低收入資格的家庭納入照顧範圍。對於家庭應計算人口範圍,把兄弟姊妹;有工作能力,但是沒有戶籍的外籍配偶和大陸配偶;未履行扶養義務者進行排除。
心智障礙者在管理財產的能力上不足,許多父母都憂心將來有一天不在了,孩子怎麼辦?!

智總自民國85年起,努力透過政策的推動及法制的修正,讓心智障礙者擁有基本生存的權利、減少家庭照顧負擔,且以資源合理分配為前提,持續爭取智障者應有的權益,滿足智障者家庭的需求,並透過推廣財務安全規劃概念,免除家長對於智障者未來的擔憂。

立法與修法推動
 
1.民國86年「身心障礙者保護法」:

    第43條:為使身心障礙者於其直系親屬或扶養者老邁時,能受到應有照顧及保障,中央主管機關應會同目的事業主關機關,共同建立身心障礙者安養監護制度及財產信託制度。

 
2.民國87年「個人綜所稅」:
   本會擬出建議草案:
   (1)提高殘障特別扣除額輕度9萬;中度12萬;重度15萬;極重度20萬。
   (2)機構教養費用應可比照學費,列為特別扣除額。
   88年在財委會一讀通過,不過89年底在立法院院會未通過。

3.民國88年「身心障礙者生活托育養護費用補助辦法」:
   第10條:身心障礙者年滿30歲、年滿20歲其父母之一方年齡在65歲以上或家庭中有兩名以上身心障礙者。
   以上條件之收費標準,以不超過該地區最低生活費標準為原則。

 
4.民國89年「信託業法」:
   (1)第17條:基於身心障礙者之最大利益,辦理身心障礙者之信託業務。
   (2)第19條:信託業應依照信託契約之約定及主管機關之規定,分別向委託人、受益人作定期會計報告,如約定設有監察人亦應向監察人報告。

 
5.民國96年「身心障礙權益保障法」:
   第83條:為使無能力管理財產之身心障礙者財產權受到保障,中央主管機關應會同相關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鼓勵信託業者辦理身心障礙者財產信託。

 
6.民國96年「國民年金法」:
   從民國89年開始倡議國民年金立法,至民國96年完成立法。

 
7.民國99年「社會救助法」修正案:
    調整社會救助制度中的貧窮線標準,並放寬低收入戶的審查門檻,新增中低收入戶規定,將不符合低收入資格的家庭納入照顧範圍。對於家庭應計算人口範圍,把兄弟姊妹;有工作能力,但是沒有戶籍的外籍配偶和大陸配偶;未履行扶養義務者進行排除。

Q&A

問題1:辦理信託需要繳稅嗎?
回答1:如果受益人不是委託人本人,屬於「他益信託」,交付信託的財產就屬於委託人贈與給受益人的財產,所以辦理信託時,需要繳納贈與稅。以現行的贈與稅規定,每人每年的免稅額為220萬。
 
問題2:信託關係在哪些情況下會消滅?
回答2: (1)信託契約中約定的終止事由已發生,例如:委託人約定的信託終止日到期。
          (2)信託目的已完成或不能完成時。
                 (3)全體受益人死亡。
                 (4)已經沒有信託財產可管理處分。
                 (5)如果受益人為委託人本人,屬於「自益信託」,委託人或其繼承人可以提前終止信託契約。如果受益人非委託人本人,屬於「他益信託」,除了信託契約有另行約定外,委託人與受益人可以共同終止信託契約。
 
問題3:信託關係消滅時,剩餘的信託財產是歸屬於誰?
回答3:(1)假設在訂定信託契約時,即有約定信託關係消滅時,財產歸屬方式,則依照約定的方式執行。
                (2)若無特殊約定,當信託關係消滅時,剩餘的信託財產歸屬於受益人; 若已經沒有受益人時,則剩餘的信託財產歸屬於委託人或其繼承人。
 
問題4:信託契約訂定之後,是否就不能修改?
回答4:(1)信託契約訂定之後,如果有需要調整或是變動,例如:信託財產管理方式需要修改,可以經由委託人、受託人及受益人的同意做變更。      
                (2)若是信託契約有另行特殊約定,例如,信託契約修改需要信託監察人同意才能生效,則依循特殊約定執行。

 

問題5:信託是不是一定要有很多錢才可以辦理?
回答5:若是由信託業者擔任受託人,業者皆各自有其最低承做信託財產的金額限制,最低額度從數十萬元至數千萬元不等。如果是以自然人為受託人,法令上並沒有任何金額限制,可由委託人及受託人自行約定。
問題1:辦理信託需要繳稅嗎?
回答1:如果受益人不是委託人本人,屬於「他益信託」,交付信託的財產就屬於委託人贈與給受益人的財產,所以辦理信託時,需要繳納贈與稅。以現行的贈與稅規定,每人每年的免稅額為220萬。
 
問題2:信託關係在哪些情況下會消滅?
回答2: (1)信託契約中約定的終止事由已發生,例如:委託人約定的信託終止日到期。
          (2)信託目的已完成或不能完成時。
                 (3)全體受益人死亡。
                 (4)已經沒有信託財產可管理處分。
                 (5)如果受益人為委託人本人,屬於「自益信託」,委託人或其繼承人可以提前終止信託契約。如果受益人非委託人本人,屬於「他益信託」,除了信託契約有另行約定外,委託人與受益人可以共同終止信託契約。
 
問題3:信託關係消滅時,剩餘的信託財產是歸屬於誰?
回答3:(1)假設在訂定信託契約時,即有約定信託關係消滅時,財產歸屬方式,則依照約定的方式執行。
                (2)若無特殊約定,當信託關係消滅時,剩餘的信託財產歸屬於受益人; 若已經沒有受益人時,則剩餘的信託財產歸屬於委託人或其繼承人。
 
問題4:信託契約訂定之後,是否就不能修改?
回答4:(1)信託契約訂定之後,如果有需要調整或是變動,例如:信託財產管理方式需要修改,可以經由委託人、受託人及受益人的同意做變更。      
                (2)若是信託契約有另行特殊約定,例如,信託契約修改需要信託監察人同意才能生效,則依循特殊約定執行。

 

問題5:信託是不是一定要有很多錢才可以辦理?
回答5:若是由信託業者擔任受託人,業者皆各自有其最低承做信託財產的金額限制,最低額度從數十萬元至數千萬元不等。如果是以自然人為受託人,法令上並沒有任何金額限制,可由委託人及受託人自行約定。

信託

身心障礙者的信託需求

故事一:

    阿昇有一個獨生子阿祥是重度智能障礙者,長期在機構接受照顧,阿昇年歲已高,擔心自己及妻子過世之後,阿祥不會管理繼承的財產,也不會定期支付機構養護費用;倘若財產託付給親戚代為管理,遭侵佔及挪用的案例時有所聞,因此有人建議他可以利用信託的方式,解決阿昇擔心的問題,但是什麼是信託?

故事二:

    阿琪有2名子女,女兒小玲是中度身心障礙者,兒子已經結婚成家,阿琪擔心自己過世之後,小玲不懂得為自己爭取應繼承的財產,因此有人建議阿琪可以先將欲留給小玲的財產交付信託,確保小玲應得的財產安全無虞,但是什麼是信託呢?

信託關係示意圖-智總

 

 辦理信託的注意事項與流程

有哪些銀行有承做身障者財產信託  http://www.trust.org.tw/tw/old-disability/trust/2?i=1

身心障礙者的信託需求

故事一:

    阿昇有一個獨生子阿祥是重度智能障礙者,長期在機構接受照顧,阿昇年歲已高,擔心自己及妻子過世之後,阿祥不會管理繼承的財產,也不會定期支付機構養護費用;倘若財產託付給親戚代為管理,遭侵佔及挪用的案例時有所聞,因此有人建議他可以利用信託的方式,解決阿昇擔心的問題,但是什麼是信託?

故事二:

    阿琪有2名子女,女兒小玲是中度身心障礙者,兒子已經結婚成家,阿琪擔心自己過世之後,小玲不懂得為自己爭取應繼承的財產,因此有人建議阿琪可以先將欲留給小玲的財產交付信託,確保小玲應得的財產安全無虞,但是什麼是信託呢?

信託關係示意圖-智總

 

 辦理信託的注意事項與流程

有哪些銀行有承做身障者財產信託  http://www.trust.org.tw/tw/old-disability/trust/2?i=1